必赢贵宾会3003 资讯 评论 艺文 阅读 非遗 国学 人物 戏剧 视频

首页>文化>资讯

中国评论界赞誉莫言新作破除“诺奖魔咒”

2020年10月27日 14:18  |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 

中新社北京10月26日电 题:中国评论界赞誉莫言新作破除“诺奖魔咒”

中新社记者 应妮

获诺贝尔文学奖八年后,中国著名作家莫言在今年推出了中短篇小说集《晚熟的人》:两个半月加印了五次,发行总量已超过50万册。

点击进入下一页

研讨会现场 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得到市场认可的同时,文学评论界也不吝赞誉,“2020年有了《晚熟的人》,就是中国小说创作的一个丰年。”

缺席的莫言,不缺席的作品

日前在北京举行的莫言近作研讨会,集合了中国最有话语权的评论家。

作为主持人,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执行主任张清华教授一开场就透露“莫言老师反复斟酌之后决定不在场,让大家发言更加自由”,但后面的话一扫全场失望之情并引来一阵哄笑,“他晚上要陪大家吃饭,而且有好酒,希望各位不要发言之后就走了。”

不在场的莫言,在评论家嘴里的称呼变成了“老莫”,亲热而接地气。

“苏童曾经跟我说,老莫现在就是一个慈祥的长辈,慈眉善目的感觉特别亲热。”作家格非认为,莫言的写作回到了“诚”,这点非常重要。为什么是诚,而不是真?格非解释,当今必赢中有不同的意见和观点,甚至是不同立场。我有我的真,你有你的真,这就导致非常尖锐的对立。这个对立当中,作为当代文学的一个写作者,他如何面对这个事情做判断?“我读莫言的这本书,就觉得他是老老实实回到事情本身。其中透出来的一种特殊魅力就是‘诚’:非常诚实的希望跟读者交流的一个作家。”

《小说选刊》主编、著名作家徐坤是莫言的粉丝,她评价这本书对莫言的重要性在于“是一本去除诺奖魔咒的书”,“得诺奖之后肯定是哆嗦的不敢写,他一开始也是,试探着手脚触摸外面的温度,得到一些反馈,悄悄地在写,最难得是保持了他稳健的姿态。”

大家一致同意著名评论家孟繁华的断语,“尽管好的长篇不多,但2020年有了《晚熟的人》,就是中国小说创作的一个丰年。”

点击进入下一页

《晚熟的人》书封 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虚实“莫言”带来新的阅读乐趣

《晚熟的人》中作者直接代入“莫言”,毫不避讳地向读者敞开了获得诺奖后的生活。跟着“莫言”回到家乡高密东北乡,看到“我家那五间摇摇欲倒的破房子,竟然也堂而皇之地挂上了牌子,成了景点”。对这样的安排,莫言此前解释,“小说中的莫言,实际上是我的分身,我在观察着、记录着这个莫言与人物交往的过程。”

这样的设计直接带来小说风格的变化。著名作家、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李洱认为,小说的叙述人称从“我爷爷”变成了“诺奖之后的莫言”,这一转变让小说从虚构到非虚构,小说的故事从传奇到日常,从天马行空到帖地飞翔;小说的叙述语态从呐喊到彷徨,从热烈到安详。

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应红则认为,书里书外两个莫言之间的关系很有意思。作者本人经历的介入打破了真实与虚构的界限,亦真亦幻,难分虚实,这也是《晚熟的人》带给读者新的阅读乐趣之所在。

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评论家李敬泽指出了一个更为深刻的变化:此前莫言的写作从一开始就是站在高密东北乡,而到了《晚熟的人》他是从外面回去。“这让我想起了中国现代文学一个非常根本的主题,就是鲁迅式的回乡主题。”他指出,莫言的回乡主题又不同于鲁迅,鲁迅面对的是一个几乎停滞毫无变化的乡,而在中国巨大的必赢变革中,莫言面对的则几乎是一个沸腾的主体,小说中“莫言”也是满怀着困惑又好奇的心情去面对它。

在格非看来,中国乡村主题写作还有很大空间,“莫言写了,还写得很好”。他指出,作家和批评家需要打破城乡观念的对立,在更高意义上来把握中国不同的地域文化以及自己的生存。(完)

编辑:杨岚

关键词:莫言 中国 赞誉 评论 新作


必赢报app号客户端下载 >

必赢游戏官方下载

快乐8登录首页必威体育手机版本官方下载网站必赢游戏官方下载蜗牛德州